当前位置:主页 > 创新 >

广济医院2亿债务6000多万造假

时间:2016-09-20 22:18来源: 作者: 点击:

此后,检察官又引导公安机关继续固定证据,锁定了5人涉嫌刑事犯罪的证据链条,并挖出了第四起虚假诉讼案,涉案600万元。扬州检察院民行处负责人介绍,面对虚假诉讼的侵害,更多的当事人会寄希望于检察官,办案压力会越来越大。

日前,扬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了一次特殊的民事案件庭审。原告身在美国,通过领事馆委托律师参加诉讼;出庭的3名被告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取保候审,另2名被告被逮捕羁押在扬州市看守所,法庭需要在看守所内再开庭一次,查明事实。坐在庭下的扬州检察机关民事行政检察部门的几名检察官说:这宗虚假诉讼大案也该到“拨乱反正”的时候了。

这起案件就是曾引起广泛关注的“广济医院”债务纠纷案。这家没能顺利开张的医院被众多债权人起诉,累计申报债权人14人,债权18笔,数额超2亿元。然而检察官介入调查发现,其中6000余万元债权存在猫腻。省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刘华对此点赞:监督有力!通讯员 清风 扬子晚报全媒体记者 于英杰

“广济医院2亿元债务里有假!”

三天挖出6000多万假债务

案件承办人告诉记者:“借贷纠纷,调解结案,原被告属于亲戚关系。虚假诉讼案件的这些典型特征,在这起案件中都得到了淋漓尽致的体现。”而扬州市检察院民行处负责人介绍,由于两级院领导高度重视,投入了较大的检察力量,所以前期调查相当扎实,案件突破很快,“就三天。”

第一天,检察官首先找来广济医院的会计阮东海,他也是广济医院的诉讼代理人。检察官就掌握的事实连续发问,击垮了阮东海的心理防线。他只好承认,为了挽回广济医院投资失败的损失,在陈氏兄弟指使下,打起了假官司。阮东海随即被公安机关拘留。

第二天,到了正面接触陈氏兄弟的时候。检察官本来做好了去带人的准备,没想到,在接到检察机关的电话后,陈氏兄弟主动开车来到检察院。面对铁证和阮东海指证的事实,陈达晴不得不承认部分借款是假的。检察机关趁热打铁,将陈氏兄弟移送公安机关。

第三天,战果继续扩大。陈氏兄弟均承认,借款一事子虚乌有,纯粹是为了挽回个人损失而采取的虚假诉讼行为。此外,两人又供述了另两起虚假诉讼,涉及金额1400万。

此后,检察官又引导公安机关继续固定证据,锁定了5人涉嫌刑事犯罪的证据链条,并挖出了第四起虚假诉讼案,涉案600万元。

距离法庭10公里开外的扬州运河北路上,一片楼宇已经初见规模。按照公示牌上的规划,这里应该是一家二级甲等医院,为广陵新城周边十余万群众提供医疗服务。然而,这片大楼空空如也,与周边环境极不搭调。

21世纪第一个10年,我国民营医院发展可以说进入了最好的时期。陈达晴不甘人后,拉来大学同学丁伟和自家兄弟陈达林,雄心勃勃地要建一家二甲医院。他们命名为扬州市广陵区广济医院。但在支付拆迁成本和土地租金后,他们手上的1300多万已告罄,决定寻找新的投资人。这时,他们遇到了王月华。这位号称过手资金已超亿元的“银行家”,其实就是个资金贩子,吃着资金利息差。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王月华愿意出资4000万收购医院50%股份。在王月华拉来3000多万后,广济医院的基建有了滚动资金,大楼初具规模。实际上,王月华的3000多万是借自于一个叫刘金波的老板,借条上还让广济医院做了担保。

2013年底,尚未来得及办理股权变更取得医院控制权,王月华就因涉嫌刑事犯罪被刑事拘留。刘金波眼看自己的钱就要打水漂,于是把王月华和广济医院共同告上法庭。法院判决广济医院偿还刘金波借款本息4600余万元。

全部家底已被掏空,千万债务又来压身。2014年初,丁伟失踪!债务官司加上法人代表失踪,广济医院恰如多米诺骨牌轰然倒塌。从2014年至2015年,广济医院被众多债权人起诉,累计申报债权人14人,债权18笔,数额超过2亿元。而广济医院剩下一栋空楼被法院拍卖,却只拍得6000多万元执行款,属于严重“资不抵债”。

此时真正出过钱的刘金波急眼了。他四处举报:“广济医院2亿元债务里有假!”

一家尚未建成也未运营的医院,怎么会落下高达2亿的债务?扬州市人民检察院的检察官对申报债权的所有案件初步梳理,发现其中疑问不少。

“知道作假不对,但不知道是犯法”

“知道作假不对,但不知道是犯法,更不知道是犯罪。”这是承办人办案时听到最多的,可谓荒唐。陈氏兄弟说,一辈子的积蓄要没了,只想挽回一点是一点,根本来不及深究是不是犯罪。

扬州检察院民行处负责人介绍,面对虚假诉讼的侵害,更多的当事人会寄希望于检察官,办案压力会越来越大。仅靠一个部门力量远远不够。在检察机关内部,必须联合相关职能部门,在外部,也离不开公安、法院的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