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创业 >

骗子的“七寸”怎么打(政策解读·聚焦反电信诈

时间:2016-09-20 22:18来源: 作者: 点击:

开学季,山东学生徐玉玉学费被骗、悲愤离世的事件让许多人难以释怀。”  当晚12时,在接到长治当地上报的警情后,山西省反欺诈中心值守的工作人员,迅速通过电信诈骗案件侦办平台报告公安部,对涉案账户实施紧急止付,成功止付资金290余万元。

开学季,山东学生徐玉玉学费被骗、悲愤离世的事件让许多人难以释怀。此后又有多起诈骗案件进入公众视野。虽然徐玉玉案的犯罪嫌疑人已被抓获,但围绕电信诈骗的讨论持续升温。

接到诈骗短信和电话,是很多人都遭遇过的烦恼。山西成立反欺诈中心,让公安、银行、电信等部门联合办公,方便内部协调。这样的机制对阻拦、打击电信诈骗能否发挥威力?

多部门联合办公,诈骗号码能被提前监控

当李某不断接受“公安”询问的时候,他不会想到这是一个诈骗电话。李某是山西运城人,在南方打工,一天一个自称是公安局的人致电要进行检查,不断对其“询问”。长达5个小时的通话后,李某相信了,并准备按“公安”要求将自己的11万元打给对方。此时,浙江“天网”监测系统已发出报警,显示“黑名单”中某个疑似诈骗号码在与一个山西号码进行长时间通话。

当地警方立刻联系山西省反欺诈中心,接到电话后,反欺诈中心的移动运营商派驻工作人员立即核查山西号码机主信息,由于打不进电话,反欺诈中心又通过当地警方联系其家人,通过另一部电话阻止了正准备打款的李某。

山西反欺诈中心成立于今年3月。日前,记者来到这里,山西省各大银行、山西省通信管理局、山西省各地市派驻的联络人员正在紧张办公。电脑前,工作人员正使用“电信诈骗案件侦办平台”快速录入信息。“多的时候中心一天接报案上百起,工作量还是很大的。”山西省公安厅民警戴强说。

“反欺诈中心并不是直接受理群众报警的单位,而是多部门工作人员联合值守的协调指挥部门。在电信诈骗发生前,提前劝阻,在发生电信诈骗之后,即时核查、快速冻结和紧急止付,与诈骗分子抢时间。”山西省公安厅刑侦总队总队长马润生说。

对电信诈骗而言,反欺诈中心的主要作用是两方面,一是精准分析,将一些号码拉入黑名单,提前备案,监测异常。二是案件发生后,联合作战,及时减少损失。截至7月底,山西省反欺诈中心已助力各级公安机关侦破电信网络诈骗案件821起,查询涉案号码1011个,紧急止付冻结涉案资金1027余万元。

抓住冻结、止付的黄金半小时

7月28日晚,山西省长治市沁源县某企业员工史某在某聊天软件上,发现自称是该企业董事长的人跟他说话,要求他办理一笔支付款项。由于聊天头像、资料都做了模仿处理,史某并未有所警觉,按照诈骗人要求将488万元打入指定账户。款项打出之后,史某才和董事长取得联系,随即选择报案。

“电信诈骗后的半个钟头之内是‘黄金时间’,第一时间向公安机关报案,可以大大提高挽回损失的概率。”戴强介绍:“因为现在的电信诈骗都是团伙作案,他们在得手后可能会在十分钟内就把钱分流到二级账户、三级账户甚至更多,如果不在短时间内快速响应、冻结对方账户,追踪难度会大大增加。”

当晚12时,在接到长治当地上报的警情后,山西省反欺诈中心值守的工作人员,迅速通过电信诈骗案件侦办平台报告公安部,对涉案账户实施紧急止付,成功止付资金290余万元。

此时,剩余的款项已经分流到八级账户。反欺诈中心工作人员通过调取涉案账户流水,根据资金流开展追踪调查,最终查明其余涉案账户银行卡及开卡地。在反欺诈中心农行、建行、中行等派驻联络人协助下,最终将诈骗集团的960余万元成功冻结。

侦破难度提高,不同省份、部门沟通不畅影响办案

通过反欺诈中心的协调帮助,电信诈骗发生后,可以将损失减少到最低。但以山西长治这起重大电信诈骗案为例,流向八级账户的资金虽然被冻结,但想要彻底追回难度较大。

反欺诈中心工作人员吉哲解释:“由于诈骗集团同时在全国各地进行诈骗活动,诈骗账户里的资金构成复杂,可能由多个受骗者的资金组成。有可能部分钱已经被犯罪嫌疑人取走,因此需要对现金流向进行分析来返还,或者采取按比例给各受骗者返还的方式。”

但侦破难度加大是客观事实。马润生认为:“现在的犯罪分子利用移动电话、固话、互联网通讯工具,采用远程、非接触的方式进行智能化犯罪,内容手段不断翻新,境外诈骗比例攀升,不断带来新挑战。”此外,不同省份、不同部门之间的沟通不畅也会影响办案效率。

去年,公安部、工信部、中国人民银行等部门组成的联席会议制度已经成立,侦办系统也在逐步完善。戴强点开一个软件:“你看,这是新的电信诈骗案件侦办系统,和以前的相比,可以省去和银行沟通的时间,直接通过后台进行账户冻结,有了它,以后办案就更得心应手了!”

信息泄露渠道多元,实名认证贯彻不严

“徐玉玉的信息泄露,很多人可能会把矛头指向教育部门,认为是教育部门泄露了信息。但实际上存在多种可能。”马润生说:“现在犯罪技术手段不断翻新,犯罪分子可以通过技术拦截的方式进行信息窃取,也可以侵入各省录取系统获取资料。实际操作过程中,较难判定具体的信息泄露渠道。公安部在持续进行打击个人信息泄露专项行动,山西省配合开展,取得了阶段性成果。通过技术拦截、管理分析信息流等方式,也能对贩卖个人信息的行为进行主动出击。但是,当前医保、邮政、租赁、物流等可以泄露信息的渠道越来越多,公安机关的工作压力也在不断增强。”

关于虚拟运营商的质疑声也越来越多。有媒体认为,在国家严抓号码实名制的当下,虚拟运营商却成了“黑洞”,存在实名登记不严、实际归属地不明的问题。根据工信部8月发布的公告,在对新入网用户实名登记工作的暗访中,转售企业营销网点违规比多达33.9%。

“目前,即使三大电信集团,也可能被不法分子利用,如果虚拟运营商实名制落实不到位,很有可能出现更大的问题。”中国电信山西网管中心主任许霖说。而虚拟运营商分享通信集团的品牌管理总经理张洪磊介绍,根据工信部要求,截至明年6月30日,必须100%达到实名,目前,该家虚拟运营商已要求所有新开户必须实名,非实名卡予以停机处理,核实身份后再开通服务。然而,一方面,实名制要求配备相关设备,抬高了运营成本;另一方面,即使实名卡,也不能确保持卡者与卡主是同一人。

此外,山西省通信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也坦言:“很多170、171号段中限制在北京区域内使用的号段,却流向其他省份。由于实行归属地管理,涉及跨区域的违规号段,处理起来比较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