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古镇 >

保安深夜目睹跳楼后常做噩梦 欲告物管

时间:2016-09-20 21:47来源: 作者: 点击:

张勇(化名),九龙坡一小区的保安,因今年7月目睹了有人跳楼身亡,此后便开始做噩梦,身体、生活受到很大影响。最近,他考虑是否向物管公司索赔,在咨询了律师后,他又有些犹豫了。

张勇(化名),九龙坡一小区的保安,因今年7月目睹了有人跳楼身亡,此后便开始做噩梦,身体、生活受到很大影响。最近,他考虑是否向物管公司索赔,在咨询了律师后,他又有些犹豫了。

当事人:

“我直冒冷汗,睡不着觉”

“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才去咨询律师,想到起诉物管公司。但现在,我还要等个四五天……”说起这段经历,张勇欲言又止,一个多月来,他已变得不爱交流,在律师的陪同下才肯说出事情的始末。

7月底的一天凌晨3点多,张勇巡夜,在巡至小区一高楼时,他被一阵怪风、怪响惊倒。定睛一看,他发现那是一个人的身体,已经不成形状,见到这一幕,张勇冒出一身冷汗。

过了一会儿,他才醒悟过来:有人跳楼了,连忙呼救。

此后几天,跳楼一幕不断在脑海里浮现。“我直冒冷汗,睡不着觉。”张勇常做噩梦,到医院检查花了1905元,但没找到医治的办法,“整个人都有些崩溃了,活了几十年,从来没有过这种感觉”。

张勇落下了病根,不敢去打扰死者家属,“他们的心情我理解,死者为大嘛”。张勇说,他知道死者家属的联系办法,却不敢去告诉自己因此受影响的事。因为是巡夜出的事,他找公司解决,公司给报销了医药费,其他的事情则是“以后再解决”。

于是,他有了起诉物管公司的想法,决定去找律师咨询一下,并聘请律师。

在准备起诉的过程中,公司表示愿意给一定的赔偿。张勇和公司签订的是5年劳动合同,已履行了3年,他也不想就此失去工作,有些犹豫。

张勇说,事发后,他曾回到小区物管公司工作过一段时间。“起先把我从夜班换到了白班,但一走过那个地方(跳楼地)就冒冷汗。”此后,他出现了一闭眼就想起事发一幕的情况。

心理学家

他有“创伤后应激障碍”

重庆祚山心理咨询所首席心理学家谭朝霞介绍,张勇这种经历在心理学上被称为急性应激障碍,以急剧、严重的精神打击为直接原因,在受刺激后立刻(1小时之内)发病。

因本次事件发生在7月底,至今已超过一个多月,已错过理想的24~48小时干预时间(24小时内不宜进行干预),且没有自然缓解。考虑评估为“创伤后应激障碍”(国际上简称PTSD)。

创伤后应激障碍是在急性应激障碍基础上没得到及时心理危机干预造成。建议采取以心理辅导为主、药物为辅的治疗手段。其中,药物主要是缓解其抑郁、焦虑、恐惧、失眠等症状,便于心理治疗的开展和奏效;心理辅导主要是帮助患者建立起自我的心理应激应对方式,发挥个人的缓冲作用,避免更大的伤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