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政策风险将影响国际经济金融走向

时间:2016-11-02 15:1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6年第三季度,全球经济整体维持了低速增长态势,美国经济增长相对稳健,欧洲保持温和复苏态势,日本经济增长乏力,新兴经济体经济趋稳因素增多。全球主要经济体普遍保持了低通胀水平,发达国家就业情况有所改善,全球贸易增长放缓势头仍未改观。受美联储加息预期摇摆、英国“脱欧”发酵等因素影响,国际金融市场震荡分化。
 
  展望下一时期,美联储年底加息几成定局,将带动美元走强,由此引发的资金外流恐将再次冲击新兴市场的金融稳定性;而英国“脱欧”、意大利“修宪”、美国大选等将推升发达经济体的政治风险。
 
  总体而言,政策风险成为下一阶段影响国际经济金融运行的突出风险。根据IMF2016年10月发布的最新预测,2016年全球经济增速有望达到3.1%,其中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分别增长1.6%和4.2%。新兴及发展中经济体有望成为推动下一阶段全球经济增长改善的主要力量。
 
  1.美国经济小幅反弹,年内加息概率较大
 
  2016年前两个季度,美国实际GDP 增速分别为0.8%和1.4%,第三季度GDP增长预估值为2.5%,在经济“失速”之后可能出现小幅反弹。10月19日美联储发表的褐皮书显示,近3个月美国大部分地区经济活动稳定,呈现温和扩张趋势,零售开支有所上升,未来增长前景相对良好。
 
  但在全球经济复苏疲弱、外部风险多发的大环境下,美国经济增长面临的挑战不容忽视,IMF等国际机构今年内已两次下调对美国经济2016年全年增速的预测值,下调幅度共计近0.8个百分点。一方面是其他经济体对美国的“回溢效应”,海外需求疲软对正处在再工业化转型的美国而言,显然不利于其制造业和出口增长;另一方面英国脱欧及其政经格局动荡,加大了美国金融市场风险以及贸易增长的不确定性。综合以上因素,我们预测2016年第四季度及全年美国经济增速分别为2.3%和1.6%。
 
  多数市场投资者目前仍维持美联储年内加息一次的预期。美联储主席耶伦8月26日在怀俄明州杰克逊霍尔举行的全球央行官员年会上也作了关于“近几个月上调联邦基金利率的可能性已经增强”的发言。从美联储长期关注的失业率和通胀数据看,美国总体失业率近12个月内维持在5%及其以下水平,核心CPI则连续11个月维持在2%以上。尽管经济增速与预期存在差距,但在长期宽松货币政策的流动性助推下,美国资产泡沫问题日渐突出。截至9月末,美国标准普尔/CS20个大中城市房价指数已接近191点,超过2007年末水平,并且连续12个月维持5%以上增幅。为防止资产泡沫膨胀引发新的危机,美联储可能会通过加息的方式来遏制风险上行。
 
  值得关注的是,政治方面的因素对美联储产生的影响也不应忽视。
 
  一方面是日益临近的美国大选。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最近指责美联储不加息是听从奥巴马的指示,美联储维持低利率制造“虚假的股市”。耶伦在新闻发布会上,也被反复问到这一问题。但从目前多数民调结果看,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希拉里保持领先优势,在11月份大选投票中胜出可能性相对较大。美联储是否会在大选之后第一个加息窗口调整货币政策,市场也充满疑虑。
 
  另一方面是欧洲局势带来的不确定性。除英国脱欧之外,意大利近期也宣布将进行“修宪”公投。若修宪公投失败,民粹倾向的五星运动党上台或会触发退欧公投,政治不确定性提升欧洲风险,可能会带来多米诺骨牌效应,不排除美联储的加息时点受此影响而再次推后的可能。
 
  2.欧洲经济温和复苏,脱欧风险再度上行
 
  2016年以来,在欧洲央行加码货币宽松政策等利好因素的推动下,欧洲经济保持了温和扩张态势,欧元区前两季度实际GDP季调同比分别增长1.7%和1.6%,其中二季度居民消费、固定资产投资和出口三驾马车增速均在2%以上。
 
  前两季度,欧盟第一大经济体德国GDP分别同比增长1.8%和1.7%,英国经济在饱受脱欧公投困扰的状况下也实现了较快增长,GDP同比增长率为1.9%和2.1%。欧洲的高失业问题持续好转,欧元区8月季调失业率为10.1%,为2011年7月以来的最低值。当前欧元区通缩形势出现积极迹象,9月调和CPI(HCPI)同比增长0.4%,为近两年来的最高值。
 
  展望未来,欧洲经济总体或将延续温和复苏趋势,但英国脱欧、意大利修宪公投和欧洲金融系统风险上升是影响未来欧洲经济主要风险点。
 
  首先,英国政府目前内外交困。欧盟不断施压敦促英国早日开启脱欧谈判。英国政府与议会就脱欧进程的主导权相互角力,而苏格兰政府已正式公布独立公投草案,脱英或箭在弦上。巨大的不确定性对英国和欧洲经济都形成威胁。
 
  其次,意大利政治与经济风险叠加。目前意大利经济增长低迷,失业率高企,民众不满情绪上升,这些因素可能会对将于12月进行修宪公投产生不利影响。公投一旦失败,总理伦齐将辞职,意大利政坛将重现动乱局面。
 
  第三,欧洲金融系统危机重重。德意志银行等欧洲多家大银行资产质量严重下滑,还面临巨额罚款的指控,意大利银行业不良资产率已经高达17%,欧洲银行业系统性风险一旦爆发将对欧洲经济产生严重冲击。此外,欧洲央行推行负利率政策也侵蚀了商业银行以及养老金等非银行金融机构的利润,令欧洲金融业雪上加霜。
 
  预计2016年三、四季度以及全年欧元区经济增速分别为1.5%、1.4%和1.7%,英国经济增速也将分别放缓至2.0%、1.3%和1.9%。欧洲央行可能会在今年末或明年初推出更多宽松措施以应对英国脱欧、难民危机以及可能发生的意大利脱欧问题。
 
  3.日本经济增长乏力,通缩风险持续加剧
 
  2016年三季度,日本经济继续在困境中前行,日元升值带来出口持续下滑的同时,通缩风险依然严峻,日本经济未来面临较大下行风险。一、二季度日本GDP增速分别为2.1%和0.7%,增速呈现放缓趋势,三季度以来日本通缩风险不断增加,7、8月份的核心CPI均同比下降-0.5%,截至8月底,日本核心CPI已经连续下跌6个月。随着通缩加剧,日本的投资和消费受到冲击,私人投资持续下降,私人消费增速放缓。另一方面,全球投资者避险需求推高日元汇率,截至9月底,美元兑日元汇率已达到101.32,持续升值的日元令原本低迷的出口雪上加霜。日本政府在8月份推出的一项高达28.1万亿日元的经济刺激计划也未能取得缓解通缩压力、抑制日元升值的效果。
 
  展望四季度,通缩加剧及日元升值两大不利因素在短期内并无缓解迹象,由此带来的消费与投资疲弱、出口下降都将对日本经济造成冲击,此外,政府债台高筑、产业空心化以及人口老龄少子化等问题依然是日本经济的长期隐患。日本经济需要一场结构性变革来实现长期复苏,仅靠财政和货币手段提振经济的思路注定只是安倍政府的“执念”。预计三季度日本经济增长率为0.8%,全年经济增长率将为1.2%左右。
 
  4.新兴市场有所向好,降息刺激经济复苏
 
  2016年第三季度,新兴市场经济整体呈向好态势,内部分化有所放缓。
 
  一方面,以俄罗斯、巴西为代表的资源型国家和以东盟为代表的外向型国家仍面临外需疲弱、大宗商品价格大幅震荡和地缘政治风险居高不下的挑战,但是经济趋稳因素不断增多,巴西和俄罗斯二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3.8%和-0.6%,降幅有所收窄。
 
  另一方面,印度和南非二季度GDP同比增速分别为7.1%和0.6%,仍处于相对较为稳定的增长区间。总体来看,新兴市场仍面临较大的增长压力,但受益于资本回流,压力水平较前期已经有所减弱。从货币政策来看,俄罗斯、印度、巴西分别于2016年9月18日、10月4日和10月19日采取降息措施,以抑制经济下行风险,其中,巴西为四年来首次降息,而俄罗斯则为年内第二次降息,印度基准利率已经降至6年来的新低。
 
  展望2016年年内,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前景仍旧较为严峻。
 
  首先,美联储加息预期日趋明朗,再加上英国退欧事件的不断发酵,或将进一步加大新兴市场国家的资本外流风险,致使新兴市场货币再次开始震荡贬值,导致国内流动性紧张以及外债压力加大,加剧新兴市场经济增长困境。
 
  其次,仅依靠宽松货币政策,发达经济体增长难以维系平衡增长,增长趋势仍不稳固,致使新兴市场对外出口持续低迷,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外向型新兴市场国家经济增长。
 
  再次,大多数新兴市场国家受困于内部结构问题和利益集团博弈,政策传导效果和宏观调控效果并不明显,致使新兴市场经济增长难以出现根本性的好转。
 
  最后,全球地缘政治风险仍处于高位,欧美国家可能针对俄罗斯采取新一轮的经济制裁,朝鲜核试验、欧洲难民危机、ISIS恐怖主义袭击、英国退欧事件都进一步恶化了新兴市场的外部环境。
 
  5.外汇市场震荡加剧,美元汇率先抑后扬
 
  2016年前三季度,在全球经济复苏乏力、英国退欧事件的不断发酵、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不断变化、大宗和股市等金融市场动荡加剧等因素的综合影响下,全球外汇市场呈现大幅震荡趋势:一是美元汇率震荡下行,前三季度美元指数贬值3.42%;二是欧元兑美元汇率大幅震荡,欧元前三季度兑美元小幅升值3.34%;三是日元兑美元汇率持续震荡升值,前三季度日元对美元上涨16.2%;四是主要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在去年大幅贬值之后出现大幅反弹。前三季度巴西雷亚尔、印度卢比和南非兰特兑美元分别升值16.83%、12.61%和13.58%;五是英镑兑美元汇率出现断崖式暴跌,前三季度大跌11.65%,由于英国首相特雷莎?梅近期宣布2017年3月底启动脱欧程序,致使英镑兑美元汇率在10月1日至7日的一周时间内再次大跌3.97%。
 
  展望2016年年内,由于美联储在12月加息预期日渐增强且希拉里当选美国总统的概率较高,美元在10月份已经开启了再度走强的序幕,或将在第四季度继续保持震荡升值趋势,不排除美元指数突破100大关的可能。在此基础上,由于欧洲央行仍按兵不动,预计欧元或将在四季度延续跌势,很难呈现反转迹象,受到英国退欧时间的持续发酵,英镑下行压力持续加大。新兴市场货币汇率或将呈现不同程度的震荡贬值走势。受美元走强及日本可能在必要时进一步采取宽松政策的影响,日元继续大幅走强的可能性不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