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经济 >

江浙民间投资反转 房地产加剧经济大省内部分化

时间:2016-11-04 14:16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江浙投资结构的反差显示出两省经济发展模式在发生微妙的改变,江苏民间资本的活跃为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内生动力,但受经济周期的影响也更明显,江苏内部南北之间的差距也正在加大。
 
  江苏和浙江,这两个中国经济极为引人注目的长三角省份,在发展模式上正发生着交融和反转。
 
  在今年全国民间投资持续低迷的形势下,江苏的民间投资以高于全国好几个百分点的增速在前进,甚至在上半年取得了两位数的增长,达到11.10%,同期全国增速仅2.8%,这其中,江苏多地房地产投资高增长的作用不可小觑。
 
  另一方面,一直作为国内民间资本桥头堡的浙江,今年以来在民间投资方面却失去了浙江style,前三季度仅获得了2.6%的增长,与全国平均水平相当。同样与房地产投资低迷有关。
 
  而在国有投资上,两个经济大省亦上演着反转剧。江苏一季度和上半年国有投资增速分别为0.1%和5.6%,浙江却高达31.5%和27.6,前三季度则达到26.2%,实属罕见。
 
  这样的数据清晰地反映出江浙民间资本所在行业的差异,而多年布局引导产业省内转移的江苏,其民资似乎显示出更大的活力。与此同时,江苏内部的苏南、苏北也在发生着分裂和变化。
 
  江浙国有投资民间投资进退
 
  前三季度,江苏完成民间投资24178.9亿元,同比增长8.7%,比全国高6.2个百分点,投资总量排在全国第二位,投资额占全国的比重达9.2%。
 
  纵向来看,今年的三个季度,江苏民间投资一直快而稳,保持着8%以上的增速,在全国民间投资低迷形势下显得很突出。
 
  再反观民营经济大省浙江,前三季度民间投资增速仅为2.6%,民间投资占全部固定资产投资的比重下降到55.3%,同期江苏为69.3%。
 
  江苏和浙江投资结构的反差,主要与二者民营经济所在行业有关。
 
  南京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郑江淮表示,与浙江相比,江苏民间投资以制造业为主,依赖较多资本密集型的行业,一旦发生新的投资就会产生较大的投资规模,所以增速比较大。
 
  与此同时,浙江产业外移,部分民企把目光投向了海外,民间投资出现“外热内冷”的状况。今年前三季度,浙江对外直接投资额同比增长30.85%,排在首位的是制造业,同比增长3.02倍。
 
  民间资本选择“走出去”,相形之下在浙江省内的投资就减少了。此外,传统制造业出现较大下降;新经济虽然兴起,但需要去弥补前者的下滑。
 
  江浙不仅在民间投资上走出了截然不同的路径,在国有投资方面更是出现反转。
 
  今年以来,江苏的国有投资增速在个位数徘徊,浙江前三季度却增长26.2%,占社会固定投资比重升至38.7%。
 
  “国有投资的增幅正是浙江在民间投资下滑的形势下,政府投入大量基建的结果。尤其上半年杭州举办G20,对交通运输、环境的投入非常大,所以国有投资的增幅也有其特殊性。” 浙江省社科院经济所所长徐剑锋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近日,浙江宣布在今后的几年里,将构建支撑都市经济、海洋经济、开放经济、美丽经济发展的四大交通走廊,实施万亿综合交通工程。这表明,未来几年浙江还将保持国有投资的快速增长。
 
  江苏南北工业投资反转
 
  江浙投资结构的反差显示出两省经济发展模式在发生微妙的改变,江苏民间资本的活跃为经济发展提供强大的内生动力,但受经济周期的影响也更明显。在江苏民间投资与长三角,甚至全国拉开差距的同时,江苏内部南北之间的差距也正在加大。
 
  在江苏下属的13个市中,南京和苏州前三季度的工业投资为负增长,分别为-16.3%和-4.6%,其余11个市均实现8%-29.1%的正增长。
 
  南京和苏州作为江苏省内的“一线城市”,GDP常年排在前位,经济发展水平进入较高阶段。但与两座城市亮眼的房地产投资相比,它们的工业投资增速从年初就开始下滑,南京已经连续三个季度处于负增长的状态。
 
  而苏北城市的工业投资却一片向好,连云港前三季度达到了29.1%的增长,徐州、淮安、盐城、宿迁分别达到18.2%、18%、14.9%、11.8%的增速。
 
  针对苏南、苏北工业投资增速的分化,苏南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顾建平认为这是由于江苏产业转移提倡“省内转移”所致的。
 
  “江苏得益于平原的地域优势,腾挪空间比浙江、广东更大,江苏的总体布局是把工业从苏州、南京撤出,往苏中、苏北迁移;而苏南人口聚集,主要发展服务业。”他说。
 
  苏北城市乐于承接苏南的产业,工业投资增速也在大幅上涨,但苏北城市工业投资基数低,目前它们的投资规模仍然无法与苏南同日而语。
 
  以宿迁为例,前三季度完成工业投资886.28亿元,占社会总投资的比重为62.8%。同期,苏州工业投资为1578.2亿元,占比35.36%。从投资结构来看,服务业成为苏州社会固定投资中占比最大的项目,达到了64%的比重,和苏北的工业投资占比相当。
 
  上述受访专家认为,苏北地区原本的工业底子薄弱,产业结构不尽合理。以宿迁和连云港为例,产业较为单一。宿迁依赖酒类生产,连云港依赖医药产业,虽然引入了其他产业但都未能产生大量现金流。从GDP、规模工业增加值、财政收入三项数据来看,这两个城市均处于江苏末位。
 
  房地产加剧地方分化
 
  不可否认的是,今年以来江苏多地房地产市场火爆,也为江苏的民间投资添了一把火。前三季度数据显示,不仅是苏州、南京、镇江等苏南城市,苏北的徐州、淮安,房地产投资增速也都在两位数以上。其中徐州最高,达到20.3%,苏州次之为18.5%,南京为14.9%。
 
  从总体上看,江苏前三季度房地产投资各季度都保持在7%左右的增速,与此相对的是浙江房地产投资的负增长。
 
  浙江此前多年房地产投资高歌猛进,多个地市陷入供应量过大的长期去库存中,在本轮房地产行情中只有杭州有所起色,不足以支撑整个浙江的房地产投资速度。直到三季度,浙江房地产投资增速才由负转正,达到0.8%,民间投资对房地产的依赖逐渐剥离。
 
  与工业投资增速呈现出明显的南北分化不同,房地产投资在江苏各地冷热不均。地处苏北的徐州前三季度房地产增速达到了20.3%,淮安和连云港也分别实现了10.3%和7.3%的增长。苏南镇江实现了14.9%的增长,但是无锡和常州却出现了负增长,其余如盐城、宿迁、泰州、南通也均为负增长。
 
  房地产投资增速在区域上似乎并无规律可循,但如果从房地产投资的比重来看,苏南苏北的差异就开始凸显。苏州房地产投资占社会固定投资的比重达到27.8%,无锡达到22.3%,苏北城市只在7%-17%之间。盐城前三季度房地产开发投资仅为35.7亿元,不到苏州同期投资规模的1/47。
 
  一方面,苏南经济发展带来的人口集聚效应产生了强大的购房需求,带动了房地产投资;另一方面,房地产投资又拉动了当地经济增长。这一轮房地产投资的热潮无疑又加剧了苏南苏北的分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