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气象 >

两块抗洪“生死牌”上这两个名字一直都在

时间:2016-09-20 19:47来源: 作者: 点击:

最近一周,长江中下游持续暴雨,武汉关水位告急,唐仁清(右)、李建强(左)等人再次立下“生死牌”。18年后的2016年,龙王庙各个闸口再现“生死牌”,“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的豪迈誓言中,出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唐仁清、李建强。

最近一周,长江中下游持续暴雨,武汉关水位告急,唐仁清(右)、李建强(左)等人再次立下“生死牌”。

18年后,唐仁清、李建强等人再次立下的生死牌。

这是 1998年8月7日在武汉龙王庙闸口立下的生死牌。

这才是“啃馒头”的真相,老百姓自发送的馒头!

18年前

第四次特大洪峰正逼近武汉,位于两江交汇处的长江武汉关龙王庙闸口成了险中之险,一旦洪水冲了龙王庙,武汉三镇将遭灭顶之灾。当时,唐仁清、李建强等16名护堤防汛人,立起一块“生死牌”,誓与大堤共存亡。

18年后

又是龙王庙,水位已经突破28米,江水超过路面40厘米,正是武汉内外告急的时刻,一块“生死牌”再次挂在了长江大堤的防洪柱上。这块简陋的牌子上字不多,一句“人在堤在”的誓言就能说明一切。在这块牌子上,华西都市报记者看到了两个和18年前那块“生死牌”上一模一样的名字:唐仁清和李建强。

守堤有责18年,为了一句“人在堤在”的誓言,他们再次向洪水宣战。

从6月30日到7月6日,武汉在暴雨时下时停中过了一周。

位于武汉两江交汇处的龙王庙段,水位已经突破28.3米。

18年前在龙王庙抗洪抢险一线,闸口值守人员立起生死牌的故事,感动中国。

18年后的2016年,龙王庙各个闸口再现“生死牌”,“人在堤在,誓与大堤共存亡”的豪迈誓言中,出现了两个熟悉的名字:唐仁清、李建强。

当年那块“生死牌”,如今已是国家一级文物,被收入中国国家博物馆。而如今这块“生死牌”,7月2日就立在了龙王庙闸口。用唐仁清的话说,“这是要向洪水宣战。”

当年和唐仁清在江堤上并肩作战的李建强,如今已经57岁,虽然还有3年就要退休,可这回他又和唐仁清站在了一起,在生死牌上签下名字,“很平静”。

老唐

签下“生死牌”上大堤

他5天5夜都没回过家

7月7日上午10点过,暴雨停歇过后的武汉龙王庙闸口,烈日下,防汛工人们正把一袋袋沙土传上堤坝,筑起更高的挡水墙。江汉区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大队长唐仁清站在临时筑起的挡水墙上,眼睛死死盯着江水,额头上满是汗水。

龙王庙高开闸闸口,是江汉区从武汉关到集家嘴沿线18个闸口中最后一个封闭的闸口,这个闸口最低一级阶梯的水位高度是29.1米,也就是说水位一旦达到28.1米也将进行封堵。

6日下午1点,这里的水位达到28米,龙王庙石碑的基座没入水中。下午3点过,水位持续上涨,突破28.3米,闸口封闭。唐仁清说,从6日下午3点过开始,封闸工作全面展开,钢架、沙袋、粘土,一道临时挡水墙慢慢长高,“到7日凌晨四点过完成。”

7日早上八点过,唐仁清又赶紧来到防汛指挥部开会。上午十点过,熬了一夜,眼睛布满血丝,没有来得及休息的他,顶着烈日,又出现在了闸口,指挥工人对防洪墙再次进行加固和增高。

那块签着唐仁清名字的“生死牌”就立在防洪墙上,防汛人员忙碌的身影从它旁边闪过。唐仁清说话声音已经嘶哑,但他还是使劲大声喊着工人往这填沙袋,往那儿填沙袋。唐仁清小声告诉记者,从7月2日签下“生死牌”上堤到现在,一直没有回家。在和华西都市报记者交流的过程中,他的电话响了,爱人打来的,“问我情况怎么样。”唐仁清说。

事后记者才知道,实际上老唐的爱人是打电话来问他吃药没,他有高血压。而他在电话中并没有告诉爱人自己已经24小时没合眼了。唐仁清说,由于水情变化快,加上龙王庙段的复杂地质条件,需要每半个小时就对大堤巡查一次,“对于我们来说,在险情刚刚出现就发现并及时应对非常重要,所以巡堤不能有一丝的马虎大意。”

老李

再过3年他就要退休了

扛不动沙袋了也要守大堤

李建强的名字也在18年后再次出现在“生死牌”上,他说,他和唐仁清已经在一起共事差不多20年了,都是汉口本地人,“从小就在长江里游泳摸鱼,熟悉长江的情况,肯定愿意当突击队员先上。”

“干了二三十年的防汛工作了,处理险情我们还有些经验。”也在江汉区水务局水政监察大队上班的李建强说,今年的龙王庙防汛,较18年前有了很多变化,“机械化程度不断提高。”

对于“生死牌”上的签名,李建强说,就是一种责任和担当,“抗洪抢险是一场无硝烟的战争,洪水来了就是命令,就要敢冲上去。”

老李今年已经57了,再有三年就退休。

但在防汛施工的现场,他却始终冲在前头,引导工人填补沙袋、夯实粘土。汗水从额头流到脸颊,他用衣袖揩去汗水,接着指挥。

跟记者交流时,他说,自己是人老心红,“在签名字的时候,很平静。”

李建强说,虽然自己岁数大了点,但是有经验,即便扛不动沙袋,也能巡查堤防、查找险情、观测水位。

他说,哪怕是退休了,还是防汛人。

对于唐仁清和李建强,同事李萍介绍说,他们在一起差不多共事有20多年了,“以前我们都在江汉区防汛办,18年前在‘生死牌’上第一个签名的黄义成,就是我们防汛办的主任。”

李萍说,唐仁清和李建强都是老党员了,这次水务局组建党员突击队,他俩二话没说就报名上堤了。

共同回忆

抗洪英雄,平凡过了18年

回想当年在生死牌上签字的情况,唐仁清说,自己也紧张过,但想到这样可以给防汛人员更多的鼓励、可以让大堤背后的武汉市民增强信心,也就没有什么顾虑了。而那时,他们已经在江堤上坚守数十天了,洪水越来越大,“为了让大家伙继续坚守,我们在大堤上成立了临时党支部,又一起立了生死牌。”老唐说。

对于此次龙王庙闸口抗洪一线再现“生死牌”,老唐说,是为了发扬当年的抗洪精神,也是要鼓舞年轻一辈防汛人。

而老李则说,18年前在“生死牌”上签名和现在签名一样,心态没有变化,“就是用生命向洪水宣战。”18年前的那一块“生死牌”让唐仁清和李建强等16名突击队员都成了名人,成了英雄,感动了全中国。

但他们的生活基本没有发生变化,依然在防汛一线工作。

“当时电视、报纸都来采访报道,人们都说我们是英雄,实际上我们很普通,就是一个防汛人。”李建强说,那些跳进水中救人、那些跳进溃口堵洞、那些用身体筑起一道道防洪墙的,他们才是英雄。

中午快1点了,防洪墙又在唐仁清、李建强以及防汛人员的努力下,长高了一大截。

饭点到了,唐仁清又被叫去开会了。李建强端起一盒饭,很快速地扒拉着,“我晓得这样对胃不好,但习惯了,总想快点吃了上堤去。”李建强说,看着江水心里才踏实。

盒饭没有吃完,李建强的电话响了,大堤上的监测员告诉他,水位有所下降,情况有所好转,他骑上电瓶车就奔龙王庙闸口而去。

对话守堤英雄

“哪怕退休了,还是防汛人”

看着龙王庙高开闸口的防洪墙又长高变厚了,李建强才从上面走下来,招呼工人们休息一下。他说,可以和记者交流10分钟。

华西都市报:这些年有人向你提起当年“生死牌”的事情吗?

李建强:有,很多人都提,只要每年涨水时间段,就要说起这个事情。

华西都市报:时隔18年,再次签下“生死牌”,你的家人对此怎么看?

李建强:我的家人非常理解,非常支持。华西都市报:你今年已经57了,再过3年就要退休了,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李建强:哪怕退休了,我还是一个防汛人。扛不动沙袋,可以巡查险情嘛,只要还走得动,就要上堤。

真相释疑

国外“防洪神器”真那么神奇吗?

国内早就有并不实用!

昨天,一种号称外国“防洪神器”的防洪墙在网络爆红,引发网友疯转。有网友提出,为什么有这样的“防洪神器”不用?应急器材不投入不进步,对得起赤手空拳的抗洪者吗?

那么,这种外国的“防洪神器”真的比防洪沙袋先进实用吗?搜索发现,事实并非如此。首先,防洪挡板水压差极其敏感,只有在水面平静,围挡内外水压差较小的情况下,才能发挥效力。而在我国,一些地方江河湖泊洪水来势汹汹,水流极不稳定,大的洪水来临时,卡车和船只都有可能会被瞬间吞噬,在此情况下,防洪挡板恐怕只能鞭长莫及。这类防洪装置对地基也有要求,必须是混凝土结构。而在我国,很多洪水灾害都集中在农村,很多河堤并不具备安装的条件。

此外,令网友艳羡的“防洪神器”国内早就有,在哈尔滨、宁波、武汉都曾使用过,国内称之为“防汛闸板”或“拼装式防洪墙”。但是,这些设备一方面其造价过高,不到五公里就需近亿元的投入;另一方面,其底部同样需要钢筋混凝土工程,在我国并不实用。

最后再说说被一些网友说成落后防汛方式的防洪沙袋,其实,在国际上也并不落伍!2013年,德国遭遇百年不遇的洪水,德国面临沙袋短缺困境,还向邻国求救过。

据新华社、央视

抗灾现场谁让战士们啃馒头?

这是当地老百姓自发送的慰问餐

最近几天,一张解放军战士身着泥衣在救灾现场吃馒头的照片火了!这张照片拍摄于7月4日,地点位于湖北省黄梅县太白湖大堤。令人费解的是,这张“啃馒头”照片却在网上引发了不小的争议,有人表示,我们抗洪救灾的后勤保障怎么还这水平?还有媒体没有进行调查,就想当然地以此对军队的后勤工作横加批判。昨天,《解放军报》将“啃馒头”背后的真相公之于众。看到真相,很多人都流泪了。

原来,7月4日湖北黄梅告急。堤坝外,六十万人民群众生命财产安全受到威胁。为了堵住管涌,尽快排除险情,战士谢永富等人跳入水中,打桩、填沙袋,再打桩、再填沙袋,整个人成了泥人。

临近午饭时间,当地老百姓自发组织给官兵们送来一大袋馒头和矿泉水,满怀心疼劝官兵停下来吃口饭。但直到险情得到缓解,战士们才停下手中工作,接过馒头和矿泉水,顾不上泥浆和雨水,直接啃了起来。此时,已是下午两点过,战士们已经连续搬运沙袋5个多小时。

据新华社、《解放军报》、人民日报客户端 (记者 唐金龙)